当前位置:主页 > 必赢亚洲 >

特朗普能成功喊制造业“回家吃饭”吗?-中国机

类别:必赢亚洲 佚名 | 人气值:

  “中国拥有其他国家和地区难以比拟的完备产业链,是外贸企业的强大后台支撑。”深圳前海维度新科有限公司总经理如是说。他的企业从事纳米玻璃触控技术与高端硬件制造产业。   近期,美国候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调整企业所得税、降低制造业成本、引导企业回归的政策引发全球经济体的高度关注。但是,许多制造业内人士都认同,即使面临西方重振制造业的压力,由于产业链、市场等因素,制造业剧烈回流美国的现象很难出现。   特朗普吸引制造业“回家吃饭”的减税政策一旦“靴子落地”,也许有可能引发“全球减税竞赛”,但暂不会引发企业“回归潮”。因为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税收已不再是吸引企业投资的决定性因素。中国可以从继续优化营商环境、加大减税降费力度、降低企业综合成本等方面加以应对,为实体经济发展保驾护航。   一、“特朗普减税”如何产生虹吸效应?   为增加美国就业岗位,吸引制造业回归,美国候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称,将大幅降低企业所得税,将现行所得税从35%降至15%。除此之外,还将跨国公司海外收入的税率降为8.75%,促使大量海外资金回流美国;将工厂迁往他国的美企将面临35%的进口关税,从而提高企业离开美国的财务成本。   其实,通过降低企业所得税的方式吸引海外投资、刺激国内经济活力是各国普遍的做法。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所副所长倪峰的观点是,假设减免税收政策真的成立,大幅度的减税有可能会吸引美国很多出于避税目的出走的企业回归本土。   青睐美国减税政策而做出迁移的主要集中在某些行业,比如基建、钢铁、石油、化工等。而劳动密集型产业、技术密集型企业等则持观望状态。资金流向监测机构EPFR的数据也显示和特朗普政策相关行业的股票以及基金有大量资金流入,基建类股票呈上涨趋势。普遍看法是,对于税收比较敏感的企业,可能会在税率降低后回到美国投资。   在大连海事大学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刘斌看来,减税政策对中国的影响需多方面考虑。“因为美国可能引流回国的制造业大部分集中于资本密集型和技术密集型产业,例如飞机、汽车、半导体等,这一部门主要分布在欧洲和日本。而中国目前和美国想引流回去的产业存在交叉,相对而言是以消费品为主,这一部分美国在成本上没有优势,回归可能性不大。”   佛山卡蛙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作为一家做研发设计加工于一体的公司,其外销总监就认为,“我们感觉受到的影响比较小。首先,我们的核心竞争力是我们的设计能力和差异化,这个即使跟美国的同行比我们也不输的。其次,整个环境来说,国际化分工这么久,也不是单靠特朗普调整税收就能马上改变的。”   二、中国手中有哪些牌?   制造业成本的动态变化一定程度上将促使企业重新评估、选取制造业基地,从而导致全球经济发生迁移。这意味着,制造业企业会多重考量,重新调整布局。而中国较低的成本、庞大的技术工人群、便捷的加工、运输、销售这一完整产业链以及其他因素,使得中国在制造业全球布局调整中握有更多的底牌。   从内部因素来考虑:   第一、人力成本仍然是影响制造业回归的重要因素之一,而且中国庞大的技工群体是美国所不具有的。   广东麦斯卡体育用品有限公司是一家做体育用品和运动服装的公司,其负责人就介绍说,“目前美国的收入水平和生活习惯,美国人很难再去当工人,制造业的迅速回归不可能。且美国目前人力成本相当高,就像newbalance(新百伦)鞋子,美国制造要比中国制造贵一倍左右,这在批量生产中完全没有价格优势。”   第二、中国作为“世界工厂”,经过几十年积累,中国的机械水平和工艺水平已经和美国差距越来越小。而且,数量庞大的高水平劳动力也是极具竞争力的一个方面。   东莞市瑞泰纺织有限公司负责人结合自身经验认为,在中国相对有优势的行业中,经过几十年的积累,机械化水平不会比美国低。“在纺织等机械水平差不多的情况下,中国劳动力的衣服裁剪等工艺技术水平和已经转移这类产业几十年的美国相比而言更有优势。而且,在纺织原材料成本上美国也没有优势。”   珠海三川工业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总经理就强调,尤其是一些精密零部件的制造和数控机床生产线的操作,需要一定的技术水平。而高水平工人群体的培养不可能一蹴而就,因也是相关制造业企业布局的战略因素。   第三、很多制造业的回归要从零开始,从经验设备技术基础搭建需要一个很长的过程。短期内我国不会受到太大产业抽离的影响。社科院美国所副所长倪峰说:“税收减免政策达到言行合一还是有一定距离的。而在华设厂企业也会衡量员工、厂房以及生产设备等的投入和获利以及税收是否可以弥补等等的问题,所以制造业回归本质上还是要看企业。是否有必要或者何时迁移要从综合收益角度衡量。”   从外部环境来考虑,中国制造完整便捷的产业链、销售链“比较优势”明显。   国际分工和区域产业链的秩序不会被特朗普的税收政策突然打破平衡。尤其是大型跨国公司,其背后涉及的配套供应链和综合成本不是所得税下调可以弥补的。   此外,对于企业来说,决定是否投资需要综合考虑外汇管制、金融、市场体系劳动力、宗教文化等因素。很多企业家都告诉笔者,企业选择将制造厂或代工厂设立在中国并非只因其廉价的劳动力,它依赖的更是产业链、销售链中多项业务大致在同一地区开展进行。   在美国重新建厂可谓不容易也不经济。如果要制造业回归美国的话,特朗普需要搬回去的是整个产业链,而不是单独的公司,需要太多人的协作和前期投入,仅仅税收是不可能实现的。   三、如何为实体经济“保驾护航”?   成本竞争力的变化对全球运营的制造企业战略布局影响巨大。我国可以做的很多,把握机遇,提高劳动生产率,进一步减税降费,优化营商环境,发展壮大实体经济。   首先要进一步提高生产率。随着中国经济发展水平的提高,和发达国家巨大的工资差距在缩小,人口红利也在消失。提高劳动生产率成为获得全球制造业竞争力的重要因素。进一步提高产业自动化水平,加强相关机械化的创新研发,真正实现“中国智造”很关键。   其次要进一步优化营商环境。相关监管部门和政策制定者应该立足于服务企业,与企业保持沟通,减少企业经营困难并给予软、硬件的配套建设。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所所长李健说,制造业的产业链条一旦产生,就不可能轻易转移。低端制造业对税收、人力成本的敏感度比较高,但配合高端制造的产业链不可能轻易转移,只要我国妥善应对,不断打造更好的营商环境,完全有能力应对西方的“复兴制造业”潮流。   再次是进一步降税减费,尤其要大力清理“乱费”。广东税务系统一位资深人士曾经告诉笔者,美国在中国企业大多是大型企业,不少是高新技术企业,税率已维持在15%左右,即使美国减税,这些企业马上撤回去的可能性也不大。“中国政府部门高效的服务能力和不断提升的营商环境,正吸引海内外企业踊跃前来投资。”   一些会计师事务所合伙人走访珠三角地区的企业看到的情况是,国家法定征收的税收负担是企业可以承受的,企业烦的是那些潜藏在各种法定税收背后的“乱费”。比如征收了多年的堤围防护费、仍旧在收的工会费、残疾就业保障金等,名目繁多,给企业带来了巨大的负担。是不是可以进一步降低费用,让企业轻装上阵。   此外,刘斌还认为,特朗普减税政策其实是把双刃剑。 “如果减税政策真的靴子落地,美国制造业抽离的同时会为中国市场空出很大空间。在中国制造业水平几十年积累的基础上,中国企业可以通过增强自身实力,布局更多国内的市场,扩大内需,增强内生动力。”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